?

杨伟东倒了,他给优酷留下了一堆好作品和一个大困局

标签: 娱乐网娱乐网娱乐网 来源:艺恩网作者:崔阳2018-12-06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娱乐网 www.oldsongmovie.cn http://www.oldsongmovie.cn/yule_sohu_com/

提起杨伟东,圈内人恐怕不会有人不知道。可以说,优酷在中国视频平台行业有多牛,杨伟东的影响力就有多大。

掌握着优酷大部分版权剧、自制剧项目的生杀大权。在优酷杨伟东的权力几乎是没有制约的,他的名字几乎出现在了优酷大作品的“总出品人”或者“总制片人”一栏里。

提起杨伟东,圈内人恐怕不会有人不知道。可以说,优酷在中国视频平台行业有多牛,杨伟东的影响力就有多大。乃至当杨伟东被曝出遭到调查时,整个行业似乎都遭受了一次地震。

但实际上,视频平台无论是在版权剧采购、自制剧合作等方面都占据着支配地位。作为高管自然有在挑选剧集、安排档期、合作伙伴选择等等方面的决策权,由此产生权力寻租也完全不足为奇。之前优爱腾等平台都曾有高管因为类似原因而遭到司法调查。

杨伟东事发前夜

购入《微微一笑很倾城》;参与《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并和江苏、安徽两家卫视谈妥,优酷提早19.5小时播出;力主推动《这!就是》系列;斥巨资拿下2018世界杯转播权……2018年优酷的各种表现都昭示着这位少帅的野心。

但现在来看,优酷这两年的许多奋起,实际上都是在努力的缩小与爱奇艺和腾讯的差距。网剧方面,爱奇艺走量,腾讯主打年轻人,优酷则选择品质剧路线;网综上,当《偶练》《101》已经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优酷也没能做出一个类似作品来分庭抗礼;网大上爱奇艺是先行者,优酷在去年年底改变了分账政策,和爱奇艺争抢头部。今年年初,优酷的网大《齐天大圣之万妖之城》分账突破4000万,成为了当时分账最高的网大。

总体来说,杨伟东治下的优酷采取的战略就是“不为天下先,抢第二落点,高举高打,以质代量”。

艺恩数据显示,《这!就是》系列表现尚可,《这!就是街舞》上线后第一个月播映指数71.4,排在当月第一位。同周期内,《这!就是铁甲》播映指数67.6,排在当月第三。《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播映指数70.4,排在第一。优酷的网剧也走着类似路线,虽然优酷在悬疑探案、古装、玄幻等方面都晚于隔壁的两个竞争对手,但《白夜追凶》《军师联盟》《镇魂》等剧的影响力却一点也不小。

这其中,即便是“死而复生”的《镇魂》也能在时隔三个月,重新上线之后迅速跻身周播映指数前10位。

但高举高打,必然带来高消耗。拿版权剧来说,在三大平台的版权剧投入预算上,爱奇艺为100亿,腾讯250亿,而优酷则为300亿,虽然优酷计划中独家播出的版权剧只有19部,这个数字比爱奇艺(26部)和腾讯(20部)都要少。自制剧方面,优酷也基本延续了类似的姿态,虽然26部的数量为三家最少,但优酷的“超级网剧们”在投入上绝不比他们的隔壁少。年中还曾传出过优酷自制剧《套路》在泰国拍摄7集,花费6800万的消息,单集近1000万的投入令人惊叹。虽然这其中剧组负有重要责任,但优酷内部管理的一系列问题也暴露无遗。

贪腐问题:平台方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利用职权,贪污腐败。这些词汇之前基本都会被用在体制内官员身上,在影视行业,这方面的重灾区一般都是电视平台。江苏、安徽等卫视之前都曝出过多位主管电视剧采购的负责人员涉嫌经济犯罪的问题。其中2016年,江苏卫视采购部原主任张彦、副主任江红案最为典型。今年9月,导演郭靖宇曝出的收视造假问题,也直指卫视负责采购的部门。

但由于前几年影视行业的过热,制作成本的高企,以及积压剧的众多。从2017年开始,许多在卫视频道排队无望的剧集,最终都流向了网络平台,但超高的成本让许多剧都指望着网站一家的版权费能够填补所有成本。

更何况比起电视平台,网络平台还有大量的自制剧。对于广大片方来讲,自制剧几乎没有任何风险,又有颇丰的收益,如果能拿下其中一两个项目,完全可以做到“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而在网站之内,购片大权往往也掌握在少数几个人手中,有几乎没有约束的权力,也有极度迫切的需求,这一切都为权力寻租留下了土壤。可以说,杨伟东今天的情况也算是偶然中的必然。

现行条件之下,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容易,这一方面是由平台管理体系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是上文提到的大环境使然。但这也并非无解,针对腐败问题,未来平台方完全可以将购剧信息透明化,所有自制剧,甚至分账剧都做备案,并且公开信息。区块链技术的兴起可以让这个环节变得更加容易操作。

穷则思变。杨伟东事件只是电视台和网络平台在商业扩张和内部组织系统构建之间困局的一个缩影。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平台的解决方案既需要智慧,更需要时间。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
官方微信
?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娱乐网免费下载